人物

周航:专车“烧钱大战”将成历史

字号+ 作者:黄大仙 来源:未知 2019-04-14 我要评论

人物塑像制作周航,1973年出生,广东人,2006年毕业于长江商学院。1994年创办佛山天创电子公司,2007年天创集团并购香港CAH专业音响公司。2010年创办易到,首创国内互联网

  人物塑像制作周航,1973年出生,广东人,2006年毕业于长江商学院。1994年创办佛山天创电子公司,2007年天创集团并购香港CAH专业音响公司。2010年创办易到,首创国内互联网专车模式,现任易到首席执行官。

  “中关村创业大街现在清静多了。”一见面,易到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航就直言不讳地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。这家互联网用车公司与中关村创业大街只隔一条路,过去一年见证了中国创投市场的资本紧缩。

  互联网创业就是这么瞬息万变。犹如今年夏天的气候一样,中国出行行业的变化也来得疾风暴雨。7月28日,国家相关部门公布新规,给予网约车合法身份,争论已久的焦点问题尘埃落定。紧接着,8月1日滴滴出行正式宣布收购优步中国。这无异于在市场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。有人认为,打车补贴的“烧钱大战”终于画上了句号,但更多人担心,两个行业巨头的合并将垄断整个市场。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问周航怎么看,他的第一反应是:“作为消费者,你应该希望市场是有竞争的吧?”

  消费者当然希望市场有竞争,寰球直播间但也希望打车是有补贴的。如果说竞争代表了市场健康持续发展的基础,那么补贴则在某种程度上破坏着竞争的公平性——谁更有钱,谁就更能“收买”消费者。

  “消费者才不关心‘烧钱’的后果呢!”周航的表情里带着一丝调侃,语气却是认真的。“一开始政府也不关心,以前我们向商务部提交过反垄断审查申请,向发改委提交过反不正当竞争审查申请,但都没有回音。”

  一直以来,未上市的滴滴对于自身股权架构、股东持股比例、公司盈亏等信息都讳莫如深,外界对其利益方的控制关系也不清楚。但随着资本的飞速扩张、公司的并购重组,滴滴或许面临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查,更多公司数据将会浮出水面。

  “现在政府已经明白资本运作可能导致垄断。之前大家都被高额补贴迷惑住了,以为是市场行为。”周航说,“现在出台的政策跟我们两年前给相关部门的建议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东方心经特码图”

  对于“烧钱”的做法,周航一向不以为然。他认为专车市场这两年开了一个不好的头,好像在告诉大家,如果商业上要成功,就必须违反常识、违反规律,一定要去疯狂地烧钱。在他看来,O2O(线上到线下)产业之所以从高峰迅速跌到低谷,就是因为制造了很多“伪需求”,即通过低价补贴造成需求泡沫、伪规模,而其源头和专车市场的疯狂“烧钱”、恶性竞争分不开。事实上,很多O2O产品,消费者尝试过一两次就不用了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在网络共享经济发源地的西方国家,并没有出现“疯狂补贴”现象。对此周航的解释是:“中国市场的竞争过于激烈和残酷,这在全球商业版图上,无论是传统经济还是互联网经济都没有过。我觉得一方面是中国市场实在太大,成了兵家必争之地,而且不容有失。另一方面,中国还没上升到技术驱动的创新阶段,更多是模式创新,技术门槛不高,谁进入市场早、跑得快,谁就更容易成为唯一的‘剩’者。”

  模式创新通常被认为与“新点子”画等号。创业大赛往往比的是谁发现了一个市场痛点、一种新商业模式,而不是谁拥有一项绝无仅有的硬技术。“中国商业环境太浮躁”的论调唱了多年,周航却并不同意这种看法。

  “老是下结论说中国人浮躁,这有意义吗?如果是指一时的,我们正在改变嘛;如果是说天生这样,那我们就不进步了吗?”周航相信,随着虚拟现实设备等技术型产品的问世,今年将成为中国技术创新的元年。

  2010年,在机场打不到车的周航看中市场空白,创立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专车公司易到,但始终没有像4年后才出现的滴滴那样一夜爆红。周航觉得这与他对市场的判断以及公司文化有很大关系。“我们不是血腥的个性,我们可能更文青一点。”

  周航自己的性格就很“文青”。他最早是做音响设备起家的。那是1994年,周航和朋友将广东生产的音响设备运到北京去卖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4年后,他的公司成了索尼音响在中国的总代理。

  年纪轻轻就实现了经济独立,周航选择了移民加拿大,过起“好山好水好寂寞”的生活。但对于骨子里爱折腾的他来说,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太久。“毫无目标地呆着并不是很好的状态,对我来说创造才是生活的意义。”他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,自己最终还是回国创业了。

  创立易到时,国内外都还没有先例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周航都处于“盲打”状态,直到2011年下半年,他第一次在硅谷接触到了优步。

  “我们这个行业的时机到了,智能手机、3G开始普及,在新的技术平台下,很多人看到了机会。”为了融资,周航带着一大堆材料去找著名投资人徐小平。据后者回忆,当时坐在对面的周航目光有种穿透力,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“创业之初,我只想做一些能满足市场需要的事,并没想在短时间内获得多大的成功。我更像隔着网子打球的网球手,而不是拳击手。”周航说。

  但如果对手是拳击手呢?“这的确是我需要反思的。本来想和对手打网球,结果他是个拳击手。在和拳击手的对垒中我们不占优势,需要学习,但不等于我们就要变成拳击手。”

  周航承认,过去6年的创业始终很艰难,对手的崛起也让他不断总结反思。“这几年我们吸取了很多教训,对企业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。”目前,易到全平台用户超过4000万,注册司机280万,每天有效订单300多万、服务乘客超过110万人。

  对于说自己“喜欢谈情怀”的外界评价,周航毫不介意:“不要以过小日子的人的心态去看待创业者,在这个问题上,我欣赏马云的一句话——忽悠与信仰的区别就在于你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。有人说情怀没什么用,但我想表达一个观点:纵然情怀是坟墓,我也会义无反顾。如果没有情怀,我简直无以自处,我一定要找到做一件事的意义。”

  假如这个意义在市场上不存在了呢?“那就去做别的啊,现在市场上机会这么多。”周航笑着说。

  “有人说老大和老二合并之后,市场就统一了,天下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。市场永远是变化的,谁是最后的霸主亦未可知。”滴滴宣布收购消息后,周航在内部邮件中如此写道。他给自己和公司设立的目标一直是长远的,“我们不是机会的追逐者,我们是机会的创造者”。

  当时,易到内部开了个会。用周航的话说,“大家前所未有地达成了共识,一定要做好服务才有生存的机会”。此前,易到内部有很多声音认为做好服务没什么用,因为网约车市场是价格的竞争。但现在什么杂音都没了,摆在面前的就是一条路:只有足够的差异化,才能和对手形成区别。

  “过去大家认为用户是拿钱买来的,没有任何忠诚度。谁给的钱多、优惠多,乘客和司机就往谁那儿跑。这种关系因利而聚,也会因利而散。我们希望建立一种全新的关系——共建、自治、平等、尊重。过去我们对差评的处理就像猫捉老鼠,今后希望形成自治机制,让司机自己去讨论、去形成一些管理规则。”

  周航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明确表示,滴滴和优步的合并是易到的机会。“消费者、司机、政府都想看到良性竞争,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正面的消息。人物但如果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模式,仅就专车做专车,要追赶、超越现在的新滴滴会非常困难,因为人家的市场规模足够大,手里现金和客户也足够多。”

  在周航的规划中,易到未来的发展路径是走差异化路线,公司会以专车为入口,拓展整个汽车产业链条,公司业务将延伸到汽车金融、保险、二手车等,到时无论是车主、车企、4S店,还是金融机构、内容商、广告商都可以分享这块利益蛋糕。

  虽然从目前看,中国出行公司的营利时间还是未知数,但整个市场正向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。周航也一再表示,滴滴和优步的合并将使中国出行市场回归商业本质,疯狂补贴、“烧钱”的时代将成为历史。

  “在新政的作用下,补贴会逐渐退出市场,我估计到这个季度末为止。”周航对记者说。但两巨头合并后的市场格局很难预测。“我们这个行业的变化实在非常快,周周有大事,天天有高潮。一个季度跟过了一年一样。对于未来行业的变化,新政可能是关键因素。”

  要从根本上改变出行行业的市场环境,核心也在政府。周航表示,新政策80%以上的内容都是非常积极的。尤其是平台、车辆、司机都需要规范这一点,他非常赞同。此外,为了避免过度竞争,政府限制最低价也有必要,但这只能是阶段性的,从长远来看,价格应该是完全的市场行为。

  目前,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之间的矛盾仍然不小。周航认为二者就像两条河流,不引导一定会出事端,但只要挖出两条沟槽,引个渠道,给双方5年时间,出租车和网约车就能很好地融合了。

  “我们应该相信,市场手段会比行政手段更有效。如果政府对网约车实行强力的、长期的数量管制,就会制造第二个出租车行业。只要不限制数量,网约车就会非常健康地发展下去,并极大促进出租车行业自身的变革。”

  当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问周航,每天的神经是不是都高度紧绷时,他笑了:“也没有。我们现在不是正轻松愉快地聊天吗?”

  周航,1973年出生,广东人,2006年毕业于长江商学院。1994年创办佛山天创电子公司,2007年天创集团并购香港CAH专业音响公司。2010年创办易到,首创国内互联网专车模式,现任易到首席执行官。

  “中关村创业大街现在清静多了。”一见面,易到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航就直言不讳地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。这家互联网用车公司与中关村创业大街只隔一条路,过去一年见证了中国创投市场的资本紧缩。

  互联网创业就是这么瞬息万变。犹如今年夏天的气候一样,中国出行行业的变化也来得疾风暴雨。7月28日,国家相关部门公布新规,给予网约车合法身份,争论已久的焦点问题尘埃落定。紧接着,8月1日滴滴出行正式宣布收购优步中国。这无异于在市场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。有人认为,打车补贴的“烧钱大战”终于画上了句号,但更多人担心,两个行业巨头的合并将垄断整个市场。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问周航怎么看,他的第一反应是:“作为消费者,你应该希望市场是有竞争的吧?”

  消费者当然希望市场有竞争,但也希望打车是有补贴的。如果说竞争代表了市场健康持续发展的基础,那么补贴则在某种程度上破坏着竞争的公平性——谁更有钱,谁就更能“收买”消费者。

  “消费者才不关心‘烧钱’的后果呢!”周航的表情里带着一丝调侃,语气却是认真的。“一开始政府也不关心,以前我们向商务部提交过反垄断审查申请,向发改委提交过反不正当竞争审查申请,但都没有回音。”

  一直以来,未上市的滴滴对于自身股权架构、股东持股比例、公司盈亏等信息都讳莫如深,外界对其利益方的控制关系也不清楚。但随着资本的飞速扩张、公司的并购重组,滴滴或许面临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查,更多公司数据将会浮出水面。

  “现在政府已经明白资本运作可能导致垄断。之前大家都被高额补贴迷惑住了,以为是市场行为。”周航说,“现在出台的政策跟我们两年前给相关部门的建议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  对于“烧钱”的做法,周航一向不以为然。他认为专车市场这两年开了一个不好的头,好像在告诉大家,如果商业上要成功,就必须违反常识、违反规律,一定要去疯狂地烧钱。在他看来,O2O(线上到线下)产业之所以从高峰迅速跌到低谷,就是因为制造了很多“伪需求”,即通过低价补贴造成需求泡沫、伪规模,而其源头和专车市场的疯狂“烧钱”、恶性竞争分不开。事实上,很多O2O产品,消费者尝试过一两次就不用了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在网络共享经济发源地的西方国家,并没有出现“疯狂补贴”现象。对此周航的解释是:“中国市场的竞争过于激烈和残酷,这在全球商业版图上,无论是传统经济还是互联网经济都没有过。我觉得一方面是中国市场实在太大,成了兵家必争之地,而且不容有失。另一方面,中国还没上升到技术驱动的创新阶段,更多是模式创新,技术门槛不高,谁进入市场早、跑得快,谁就更容易成为唯一的‘剩’者。”

  模式创新通常被认为与“新点子”画等号。创业大赛往往比的是谁发现了一个市场痛点、一种新商业模式,而不是谁拥有一项绝无仅有的硬技术。“中国商业环境太浮躁”的论调唱了多年,周航却并不同意这种看法。

  “老是下结论说中国人浮躁,这有意义吗?如果是指一时的,我们正在改变嘛;如果是说天生这样,那我们就不进步了吗?”周航相信,随着虚拟现实设备等技术型产品的问世,今年将成为中国技术创新的元年。

  2010年,在机场打不到车的周航看中市场空白,创立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专车公司易到,但始终没有像4年后才出现的滴滴那样一夜爆红。周航觉得这与他对市场的判断以及公司文化有很大关系。“我们不是血腥的个性,我们可能更文青一点。”

  周航自己的性格就很“文青”。他最早是做音响设备起家的。那是1994年,周航和朋友将广东生产的音响设备运到北京去卖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4年后,他的公司成了索尼音响在中国的总代理。

  年纪轻轻就实现了经济独立,周航选择了移民加拿大,过起“好山好水好寂寞”的生活。但对于骨子里爱折腾的他来说,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太久。“毫无目标地呆着并不是很好的状态,对我来说创造才是生活的意义。”他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,自己最终还是回国创业了。

  创立易到时,国内外都还没有先例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周航都处于“盲打”状态,直到2011年下半年,他第一次在硅谷接触到了优步。

  “我们这个行业的时机到了,智能手机、3G开始普及,在新的技术平台下,很多人看到了机会。”为了融资,周航带着一大堆材料去找著名投资人徐小平。据后者回忆,当时坐在对面的周航目光有种穿透力,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“创业之初,我只想做一些能满足市场需要的事,并没想在短时间内获得多大的成功。我更像隔着网子打球的网球手,而不是拳击手。”周航说。

  但如果对手是拳击手呢?“这的确是我需要反思的。本来想和对手打网球,结果他是个拳击手。在和拳击手的对垒中我们不占优势,需要学习,但不等于我们就要变成拳击手。”

  周航承认,过去6年的创业始终很艰难,对手的崛起也让他不断总结反思。“这几年我们吸取了很多教训,对企业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。”目前,易到全平台用户超过4000万,注册司机280万,每天有效订单300多万、服务乘客超过110万人。

  对于说自己“喜欢谈情怀”的外界评价,周航毫不介意:“不要以过小日子的人的心态去看待创业者,在这个问题上,我欣赏马云的一句话——忽悠与信仰的区别就在于你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。有人说情怀没什么用,但我想表达一个观点:纵然情怀是坟墓,我也会义无反顾。如果没有情怀,我简直无以自处,我一定要找到做一件事的意义。”

  假如这个意义在市场上不存在了呢?“那就去做别的啊,现在市场上机会这么多。”周航笑着说。

  “有人说老大和老二合并之后,市场就统一了,天下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。市场永远是变化的,谁是最后的霸主亦未可知。”滴滴宣布收购消息后,周航在内部邮件中如此写道。他给自己和公司设立的目标一直是长远的,“我们不是机会的追逐者,我们是机会的创造者”。

  当时,易到内部开了个会。用周航的话说,“大家前所未有地达成了共识,一定要做好服务才有生存的机会”。此前,易到内部有很多声音认为做好服务没什么用,因为网约车市场是价格的竞争。但现在什么杂音都没了,摆在面前的就是一条路:只有足够的差异化,才能和对手形成区别。

  “过去大家认为用户是拿钱买来的,没有任何忠诚度。谁给的钱多、优惠多,乘客和司机就往谁那儿跑。这种关系因利而聚,也会因利而散。我们希望建立一种全新的关系——共建、自治、平等、尊重。过去我们对差评的处理就像猫捉老鼠,今后希望形成自治机制,让司机自己去讨论、去形成一些管理规则。”

  周航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明确表示,滴滴和优步的合并是易到的机会。“消费者、司机、政府都想看到良性竞争,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正面的消息。但如果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模式,仅就专车做专车,要追赶、超越现在的新滴滴会非常困难,因为人家的市场规模足够大,手里现金和客户也足够多。”

  在周航的规划中,易到未来的发展路径是走差异化路线,公司会以专车为入口,拓展整个汽车产业链条,公司业务将延伸到汽车金融、保险、二手车等,到时无论是车主、车企、4S店,还是金融机构、内容商、广告商都可以分享这块利益蛋糕。

  虽然从目前看,中国出行公司的营利时间还是未知数,但整个市场正向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。周航也一再表示,滴滴和优步的合并将使中国出行市场回归商业本质,疯狂补贴、“烧钱”的时代将成为历史。

  “在新政的作用下,补贴会逐渐退出市场,我估计到这个季度末为止。”周航对记者说。但两巨头合并后的市场格局很难预测。“我们这个行业的变化实在非常快,周周有大事,天天有高潮。一个季度跟过了一年一样。对于未来行业的变化,新政可能是关键因素。”

  要从根本上改变出行行业的市场环境,核心也在政府。周航表示,新政策80%以上的内容都是非常积极的。尤其是平台、车辆、司机都需要规范这一点,他非常赞同。此外,为了避免过度竞争,政府限制最低价也有必要,但这只能是阶段性的,从长远来看,价格应该是完全的市场行为。

  目前,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之间的矛盾仍然不小。周航认为二者就像两条河流,不引导一定会出事端,但只要挖出两条沟槽,引个渠道,给双方5年时间,出租车和网约车就能很好地融合了。

  “我们应该相信,市场手段会比行政手段更有效。如果政府对网约车实行强力的、长期的数量管制,就会制造第二个出租车行业。只要不限制数量,网约车就会非常健康地发展下去,并极大促进出租车行业自身的变革。”

  当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问周航,每天的神经是不是都高度紧绷时,他笑了:“也没有。我们现在不是正轻松愉快地聊天吗?”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